Crucio💫

德赫·åºŸ·å°é€æ˜Ž·å†™ä¸œè¥¿ðŸ§œðŸ»‍♀️

那段无疾而终的早恋,是单向的情怀。【私人回忆】

从08年夏天认识你,如今已经十年了。
一直到15年,我都觉得你好讨厌,天天想着法子和你吵架。你看我多幼稚。
16年的一月,第一次艺术节,摄影二等奖,坐在我后面的女孩子叽叽喳喳你在你们班对我的评价。她真的好吵,我听到了心脏受不了的乱跳。
后来我第一次用了QQ的悄悄话,现在这个功能没有了吧,腾讯总是适时封闭某些舍不得的所谓情怀。我说我喜欢你,我很笨,留下了个人风格鲜明而又稚嫩的一句话:“期中考试你超过我我就告诉你我是谁。”现在想起都会不禁面皮发烫,已经不是羞涩了,是尴尬。谁想到你立刻替我找借口说这是玩笑,我在空间里悄悄发说说否认,我该多天真才会以为你看不见,然后你把我删了,之后的我只敢屏着呼吸,偷偷窥视你的空间,然后手忙脚乱地删掉痕迹。
到16年4月份,大家都说愚人节是多好的借口啊,我即使表白被拒也能装成无伤大雅的玩笑,可我没有。我觉得“不正式”,你会不会笑啊,我怎么这么好玩呢。
于是第二天,4月2号,我记得是个阴雨天,地上潮乎乎的,我却感觉耳朵滚烫。我没直说我喜欢你,我只是一遍一遍地发送着好友申请,你多自持的一个人啊,终于不耐烦,问我为什么要加你,我承认了悄悄话是我发的,你说你太“timid”,我认真查了词典,你适合哪个解释啊,胆小,还是羞涩?我真的不知道,英文单词真的很讨厌,不同语境中,我该怎样理解?你给了我不解。你说我们还能做朋友,你说我们要保持距离。可是我不缺朋友,我只缺了一个你。我给你发泰勒的《you belong with me》。你纠正我,不是belong with,是belong to,我当夜查了所有belong的用法,因为你记住这个知识点三年。你转开话题的能力很强,不动声色地开始给我发歌单,查理的《we don't talk anymore》、你最喜欢的jj的《always online》,你说你会“always online”,但是你骗我了。在你不知道的地方,我把你发的所有歌都建了一张歌单,我换了和你一样的皮肤,一遍一遍地听,一遍一遍地自我陶醉。我和你争论《always online》的mv,我以为,故事情节是完全的玛丽苏,然而你的感情到底如何,至始至终我都不清楚。
那是一次英语演讲比赛的预赛,也是个雨天,我穿了一件有些透的白衬衣,牛仔裤边带着白色小花,女伴瞧见你,不停向我示意,你好像也是白色的衣服吧,在雨中,你低低地笑:“有那么激动吗。”我怀疑是不是我听错了,但我要很认真地回答你,是,看见你就是很激动。
再后来你开始不与我说话,就算面对面遇见,也是假装不识。我们班很讨厌的男孩子去撕你的桌贴给我让我羞窘,你没一丝慌乱,说你不识我,你这样做让我真的很丢脸。我那次考试很差,掉出了班级前十,你好像没有受到一丝干扰,稳坐年级前三十的宝座。
后来有过交流,均是与成绩相关的了,再无私人话题。你说我变了,变的不像以前一般无畏,亲爱的你啊,人怎么可能一成不变,我在变的小心,我怕我的心会跳出来,以至惹你厌烦。
女伴去婚宴,见到你和你的家人,我还在去看电影的路上,冯小刚的《芳华》,可我硬是没看进去多少,我等着女伴传你的照片来,你穿的是灰色的卫衣,手机像素有点低,我辨不清你的眉目。但是,我看见射灯的颜色,在你脸上显出斑驳的影来。
张爱玲说过:见了他,她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但她心里是欢喜的,从尘埃里开出花来。好多人不喜欢这句话,这种感情太卑微了,我坦诚,我就是这样喜欢着你。余了最后一点骄矜用来维护自己的尊严。
我看到你帮你们班一个短头发的女生拿着书,我的朋友看见你帮她撑伞,我从每一个渠道了解那个女生,说真的,我很害怕。但当我打听到你们只是在传绯闻,我的心一下就跃地很高很高。我想,你连我都不喜欢,也不会喜欢她的吧,她除了成绩比我好一点,没有我高,没有我好看,没有我会打扮,对吧?所以我开始特别认真,我成绩已然很好,但和那个女生比真的差很多,她学习真的很厉害。我不得不承认我比不过。
我开始在窗边看你,只要空闲无时无刻不在盯着窗外,我记下了每一节你外出的课程,我想我记得比记自己的课表还牢。
其实我是个副班长,但我自愿揽下所有班长不想干的活儿,因为能和你短短遇见。我做了语文课代表,因为你是物理课代表,搬作业能遇见你,早晨和中午两次的遇见,已然是最美好的时光。我明明讨厌我们语文老师的,可是我语文课代表当的着实积极。亲爱的你,为什么要从不同的楼梯走绕开我呢?为什么要让别人来帮你代工作呢?我很歉疚地想是我打扰到你的正常生活了吧。
我在每一次和你写在一张纸上时欣喜若狂,你无法避免这些。那次拿到提招的资格远远没有和你被写在同一张红纸上开心。你在第一十二名,我在第五十五名。我觉得我也许是松散了,曾经的我,对荣誉最上心。
一次出去玩,我和女伴在你家小区的门口谈笑,我承认我有私心,我家住的远,这个机会说不定能让我遇见你。老天也是眷顾我的吧,我看见你了,因为和女伴吵闹的太大声,你也看到我了,但你不耐烦地走了,我没有忘记拍照,我因此发了第一条和生活有关的微博,因为微博能够查看live photo,我想要留住动态的你。
再是提招,中考那两天一直没见到你,休息了一天,第二天就早早到考点,我叮嘱女伴,看到你一定要拍照。我挺胆小的,缩在女伴身边,看她拍了你十多张照片,然后全传送给我。我才突然发现我已经攒了很多你的照片了。
升学考成绩出来,我考的不上不下,又想起你是否考的满意,我急急去找经验丰富的女伴,她教我聊天的技巧,我便直接开门见山地问你,你考的很好呀,就比全市第一低了2分,你是全市第四吧,回复我时也很开心,我真心实意为你高兴,我比你低了21.5分,对大部分人说已经很好,但我掰着指头,还是离你好远。
我知道我进了和你一所学校的时候,我在沙发上疯狂地尖叫,一是因为这所学校是一直以来的梦想,二是因为我们又在一个学校啊。
我们都参加了选拔的夏令营,你在4班,我在1班,我天天在你眼前晃,记住了你所有的衣服裤子和鞋子。我高兴你和我喝的同一种饮料,高兴我们所有的相似。
我害怕我不能留在强化班,我拼了命去学,提心吊胆等待半个月,分班信息出来,我急忙发消息问你,你在一班,你也记住了我在二班,你说我们是邻居了,我突然发现,我每一次对你的询问,你都会有礼貌的回答,我把这归结于你自身的礼貌,从不敢多想其他。
我开通了黄钻,其实我一直觉得黄钻没用,但那天,我发现我的浏览记录里有你,我便一个月一个月的续费,有的时候发现你会看一条说说两遍到三遍,我天天捧着手机看浏览记录,朋友说我疯了,我却在每一次找到你的名字时,感受到何为满足。
我的父母师长亲近的人俱知道我喜欢你,我从不怕别人知道,我只怕会扰到你。可惜,我确实扰到你了。
我和所有小女生一样,故意在你身边高声说话,故意发一些暗示性的说说,故意走你会走的路以期遇见。怕是所有少女心事都相似。
军训的时候,每个人长得似乎都一样,可我总能一眼看见你,你像是在人群里发着只有我能见到的光。我对隔壁床的女孩子夜夜说着你,但有一天,我突然发现,我没有那么喜欢你了,有时喜欢和习惯真的是让人困惑。
我结识了位学长,今年刚从这所学校毕业。他成绩很好,脾气很好,长得也很好。我难得的多看了一个男孩子好几眼。其实你真的不好看,所有人都这么觉得,我也一直知道。朋友都说我眼光挺好,没想到栽你身上。
你不要再担心我会烦你了,曾经口口声声说会喜欢你很久很久的我,曾经不听女伴千万遍劝我放弃你的我,喜欢上了别的男孩,虽然现在只是好感,但若是曾经的我,连一丝好感都不会对你以外的男孩子产生。我竟有些如释重负。终于,我要放弃你了。
我开始对你失去热情,我开始用欣赏的目光注视其他男生。
你总在我一次次要放弃时给我希望,我欣然接受你给我的所有生机,然后我累了。然后我对其他人有了更多的热情。
亲爱的你啊,我从没有得到过的你啊,再见了。再见了,我曾经心心念念的少年。










终于,我在即将步入新阶段的时候放下了这些情绪,我把所有的心情都讲给别人听,故事没有好的结尾,这些记录,我只希望在很久以后我再次看到时,能够帮助我回忆。这么些青涩懵懂的少年情怀,马上就要被可能的学习压力给冲淡啦,家人一直很开放,对我所有感情的变化都理解,不加阻拦的原因可能是觉得我永远不会有真正早恋的一天吧,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我亲爱的少年,祝你日后考取好功名。
母亲一直觉得我的喜欢很幼稚,很好玩。刚满16周岁的女孩子,有相同感情的应该很多吧……

请一个长假

马上开学住宿去啦,我一定一定会在周末抽时间开展脑洞的。
学长真好看啊流口水

七夕惊喜(婚后故事)

七夕惊喜
by自安


“亲爱的,今天的风很大。那本书可以明天买,而且我的头发会被吹乱。”
“哦,德拉科,你怎么这么娘,哈利就从来不在意自己的外表。”
赫敏恶狠狠地瞪了德拉科一眼,把怀里的钱包拍进了德拉科怀里。
“好吧好吧,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七夕你不待在家里和我度过电影之夜而要去书店。你知道这有多破坏气氛吗?”
“你究竟是不是个巫师?有防风咒!你的可怜金毛不会受到任何伤害。”赫敏在鞋柜旁套上马丁靴,从衣架上取下厚重的黑色镶暗红边的斗篷。
“快点,早点买完书早点回家。”
德拉科趿拉着拖鞋,他实在不明白赫敏为什么那么坚持要在刮着台风的夜里去买书。
买这栋洋房的时候,德拉科特别考虑了30米处就有一个巫师开的书店,现在看来,完全是在给自己找罪受。赫敏认为老是使用魔法会让人懒惰,她坚持步行去书店,步行去公园,有时还会骑麻瓜奇怪的两轮车。毕竟他们住在麻瓜社区,距离赫敏父母的居所只隔了一条街。
德拉科必须承认,防风咒是个好东西。很多年轻的麻瓜情侣,精心打扮过的衣服头发被吹的凌乱不堪,相信在爱人面前露出那么狼狈的样子不是很利于感情的发展。
德拉科揽紧了赫敏的肩,推开了书店的门。
店内温度刚刚好,空气里浮动着英国红茶和松饼的味道。非常安静,完全听不到窗外的呼呼风声,感谢魔法。
赫敏和女店主热情地交流着新书,女店主曾经是拉文克劳的学生,德拉科并不熟悉,赫敏与她倒是知己。
“坐吧,马尔福先生,马尔福太太,我刚刚做了蔓越莓果冻,赫敏,还有你的最爱,低糖曲奇。”
女店主热情地把甜点塞入包装袋,“嗯……你们夫妇今天七夕居然来陪我,真是感动。”她说完对赫敏奇异地眨眼。
德拉科看见妻子也眨了眨眼,哦……不对劲。
德拉科和赫敏回到家,准备品尝美味。
德拉科打开了果冻的盒子,发现没有果冻,盒子里面只有一张字条:请看书的第一页。
德拉科抬头,发现赫敏一脸期待地盯着他。
好吧,那么就来看看书里写的是什么,德拉科看到第一页里写着:请打开衣帽间的第一个柜子。
“赫敏,你的惊喜好老套。”
德拉科挨下了赫敏的一记爆栗,喜滋滋地上楼。
自从结婚以来,德拉科的衣服都是赫敏帮他拿的,除了出席重要场合会自己挑选,衣帽间藏了什么,他还真的不知道。
德拉科非常兴奋,因为诚实地说,赫敏真的不是一个很有情趣的人,他收到惊喜的次数寥寥可数,且都情节老套。
衣帽间里有什么?嗯……是上次他希望赫敏穿的兔女郎套装还是那件刚刚遮住屁股的百褶裙?德拉科非常期待。
但是打开柜门,只看见一件婴儿连体衫,这个…赫敏穿不下吧……而且也不是很有情趣。等等……婴儿连体衫?
几乎是几分钟的目瞪口呆,就看见德拉科的左手胡乱地挥动着,“赫……赫敏,你……怀孕了?我要当爸爸了?”
赫敏抿着嘴,微笑着点头。
“啊,赫敏,这是最棒的七夕惊喜!”

星月夜(依然超级超级不喜欢这篇,夏令营使我失智)

星月夜
——by自安


“天文塔,晚上23:00见。——D.M.”

赫敏把纸鹤撕碎,胡乱地在睡裙外套上袍子。

还有五分钟就十一点了。

赫敏穿着绒毛拖鞋,尽量不吵醒拉文德,大半夜出门找斯莱特林的男生,还是德拉科,这要解释起来太麻烦了。

十一点的霍格沃兹,黑暗中赫敏裹紧了袍子,套上兜帽。

“你总算来了。”德拉科靠在墙上,手抱着两臂。

突然出现的声音让赫敏一个哆嗦,颤着声音说道:“马尔福,你是不是有毛病,天文塔很冷,而且已经很晚了,我不认为我应该陪你数星星,我本应躺在我的大床上睡觉的!”

“嘘,让我抱一会儿。我好想你。”德拉科搂住赫敏,趴在她肩头小声地嘟囔。

男孩子身上淡淡的古龙水香随着德拉科轻轻的呼吸一点点覆在赫敏锁骨处。

“你穿的睡衣。你今天用的是玫瑰味的沐浴露。”德拉科把脸深埋在赫敏身上,得出了结论。“你早上都没有看我,赫敏,你在躲我。”

赫敏抚摸着德拉科的背,手下是属于少年的青涩骨骼,“我们两个,不能引起别人注意。你知道的,那件事就要发生了,你得和凤凰社的人保持距离,你的身份特殊。”

德拉科抬头,站直,他的右手揉乱了赫敏的头发,赫敏抬起头仰视着她的男孩,他的眼睛在夜空下闪闪发光。

“德拉科,如果你觉得我们这样太累的话,我们就分手吧,我们不能像那些情侣一样在阳光下拥抱,你会被那个人怀疑的,我…不想失去你,或者失去任何一个人。”

“赫敏,我会小心,尽力不让我们被察觉的,但你记住,永远不要提分手。”德拉科把赫敏揽进怀中,有点着急的收紧了手臂。

赫敏的鼻腔里全是男孩好闻的味道,她不在想即将面对的事情,极力抑制自己不哭出来。“好,我们永远不提分手。”

此后种种苦厄,他们都不曾提过分手。最后一战,尖叫、哭喊、咒语的光……赫敏的眼里只有星夜下的天文塔和她的金发男孩,直至最后逝去之时。

30岁-不满意的一篇,晚间随笔

30岁

by自安


德拉科30岁了,他觉得这是个点,应该有些变化。

德文郡的小雨把天沉得雾雾一片。很熟悉,很陌生。

他始终没有结婚,并自始至终认为,结婚只是个让人脑涨的东西,父母之间的感情很深,但这点家庭和睦基因没有落在德拉科身上,一点也没有。

他也不愿意去浪费时间谈恋爱,谈恋爱是17岁应该干的事,这是他灰暗无比的少年有所希冀,然而,除了潘西主动献殷勤,他没有谈恋爱的契机。当然,他也是看不上潘西的,他喜欢的人,应该是金色的,闪光的。这和斯莱特林的风格不是很像,他说不清。

同一届的校友几乎都结婚了。哈利波特和韦斯莱家的小妹妹,红毛和书呆子,不,红毛和书呆子订婚,最近好像,分手了?鬼知道什么原因。

好像在很多年后再想起,当时的剑拔弩张依然真实可感,但是也体会不出那么大的仇恨,时间总能改变一切,是这样的。

他没有去魔法部任职,马尔福家的名声早已坏透,现在的巫师世界,一个个新的家族横空出世,那些人看起来很风光,但是,血统那么杂,在马尔福家看来终究上不得台面。老派的纯血家族依然视麻种为恶心而下贱的东西,但谁也不敢把这些情绪摊上台面,你能被这个世界刚刚扬眉吐气的混血和麻种打压到藏起来过日子,帕金森家是例子,家族的土地被人恶意下咒,已经寸草不生。除了布雷斯情根深重敢娶潘西,再也找不出第二个愿意和帕金森家扯上关系的人。

马尔福家不蠢。现在只能忍,熬过这些日子,自有风光无限的东山再起。只要忍。

纳西莎熬得很痛苦,没有盛宴和舞会,她身上是沉沉死气,精致生活没有赞美,自然会颓靡。

德拉科决定,在30岁这个节点,设宴款待那些上不得台面的新家族和魔法部混的风声水起的那群人。一如既往的会选择好时机——马尔福家的传统美德。

在宴会上可以拉拢魔法部以减少对马尔福家有些不公平的征税。可以为自己物色一个夫人。感情么,多飘渺的东西,自会有人扑上来的。

小马尔福先生很不在意地想着,却在宴会上惹了个大麻烦。

刚刚失恋不久的格兰杰部长和搂着新欢的红毛大打出手,场面难看,纳西莎香槟色的桌布被咒语撕扯得稀烂,宾客纷纷幻影移形。有些场面是不该看的,特别是对魔法部部长和魁地奇的新星来说。

德拉科听见了一些不得了的事情。

“哈,赫敏,见鬼的部长必须交际,你就是来看初恋情人的,啧啧,看到白鼬恶心的金毛一点没变,是不是感动得想哭?”

红毛阴阳怪气地在说什么?

“罗纳德,我真是十分庆幸没和你结婚,发现我并不爱你是我一生做的最好的事,你没必要拿我初恋是马尔福说事,我也没拿你和啦啦队的小女孩瞎搞说事。我今天就是想来和德拉科谈谈未来几十年人生要不要一起过,你都是过去式了,我对你原来还有点手足情谊,现在是真一点不剩。”

格兰杰又在说什么?

太吓人了。

这个变化有点超乎想象。

德拉科面色不稳地盯着赫敏,这个金色的、闪光的、让他在少年就感觉不可思议的女人,他从来不相信一眼就能产生不一样的感情,现在,他信了。糟糕的是,这种感情似乎一直在他的心里蛰伏。

他突兀地打断争吵,清了清嗓子:“你说真的,格兰杰?”

格兰杰呆住了。

格兰杰吓到了。

格兰杰成了德拉科的约会对象。

格兰杰成了德拉科的孩子母亲。

30岁真的是个需要变化的节点啊。德拉科认为,谈恋爱是有趣,婚姻是有安全感的,马尔福家的传统美德是值得传承的。

end



自安:我考上一个很好的高中了,这意味着我将从本月8号开始,进入课业繁重的高中生活。相信我,say my name这篇你们可能早就忘记的翻译文我有存稿,就是质量很差,,所以我不发。预告我会长久的失踪,感谢你们之前的不离不弃,爱你们!

小猫咪🐱

小猫咪-自安


“你知道你并不适合这次的行动亲爱的。”

“得了,马尔福,谁都知道你并不如我,你没有资格评判。”

“啊啊啊,甜心,这句话就完美证明了我的观点。你太情绪化,这次行动不需要英勇无畏的雄狮。”
小马尔福先生从斗篷口袋里摸出一包烟,他修长的手指像抚摸情人那样抚过烟盒,都出一根细长的薄荷烟。用魔杖点燃。

“宝贝,来一根吗?你们麻瓜的东西。”
那位绅士将香烟捏在指尖,恶意地朝着赫敏吐了一口烟圈。满意地看着先前随时准备英勇就义的母狮子剧烈咳嗽。

“不了,如果你想拥有你爸爸的遗产久一些的话,我建议你也不要抽。”
赫敏厌恶马尔福的嘴脸,当然,他不难看,他只是有些……额……情色,不管是语气还是动作。

“哦?你是在关心我吗?我不介意告诉你,格兰杰小姐,相比狮子,我更喜欢小猫咪。”
马尔福故作惊喜地挑眉,一如年轻时一般欠揍。赫敏终于再也无法忍受,她把申请表拍在了马尔福先生的脸上,用一群魁地奇队员走路的力量踩着高跟鞋走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斯莱特林变态自大色情狂。”

德拉科看到便条,满意地舔了下唇角。

“会让你真正体验一下的,小猫咪。”

考完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考得不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拖更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无题,自安偷偷跑出来的宣誓

还有20多天,不知道怎么形容,还有20多天,一个新篇会和旧的一起来的。btw,要是没考上那个神坛的话,我就会成为无底坑,所以,我,会加油的!
(///▽///)

请假条

消失2个月,准备中考。
谢谢各位不离不弃。

请搭配上条食用,上条若按照歌词写,那就更难过了,所以:)